诗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796|回复: 12
收起左侧

第七朵十佳桃花,张洁桃花夭同题诗赏析

[复制链接]
余小蛮 发表于 2017-4-14 20:47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余小蛮 于 2017-4-14 21:40 编辑

◎桃花夭


文/张洁

再内向的心,春天也不能内向
再害羞的眼,春天也无法害羞
身不由己:生命崎岖,已至此关
惨烈啊,桃夭灼灼
痛到哪里,就在哪里开花   


桃花第七朵,是张洁的同题诗。
   
张洁的短诗很有寸劲。一寸短一寸险,在这么少的词语里盛放那么多内容,还要有新意,这是难的。
   
开篇第一句,张洁用了一个句式:再……也不能……,甚至一个不过瘾,还用了一次:再……也无法……。
   
  很多诗人写诗,是不会用这么强烈的情绪指向的,尤其是开头。张洁这首诗只有五行,要写出春天、桃花,还要有更深一层的探索——如果一首诗只是表面的一层,就没什么看头了。我们读诗,究竟是在读什么?别人我不知道,我只说我自己:我读诗,就是想读出这个人真实的部分:被生活磨损的部分,日渐苍老的部分,各种痛苦又或喜悦的部分,甚至潜意识里渴望的部分……总之,是一个真正的活人的种种。但我无法忍受一些诗歌卖弄词语、卖弄故事,更加无法忍受卖苦难、卖痛苦、卖爱恨情仇——又或者,卖知识。

   张洁是怎样把一首诗的能量压缩到如此短的诗里,又非常完整呢?开头:再内向的心,春天也不能内向/再害羞的眼,春天也无法害羞。这种高度和视角,就像是站在山顶看山下面的整座城市的灯火一样,既带着懂得和理解,又同时保持着自己的清醒。不同的是,站在山顶俯瞰整座城市的人是有孤独和抽离感的,张洁的视角却有一种认同和肯定,更确切的说,是一种鼓励的催促——像是母亲对已经亭亭玉立的女儿说,春天来了,不要害羞,去爱吧,去轰轰烈烈的爱。

   每个女诗人,身体内会蛰伏一个小女孩的人格,带着童真和好奇,或者还有迷茫,一直在提问,也一直在寻找答案。哪怕这个女诗人已经白发苍苍,这个小女孩也未必会长大。张洁的诗开头两句,在另一个角度看,也可能是她在对自己身体内蛰伏的小女孩说的话,去爱吧。而后开始转到现实已经发生的一切——身不由己:生命崎岖,已至此关/惨烈啊,桃夭灼灼……身不由己(这四个字说出了身在爱中的人们的秘密):生命崎岖,以至此关。这三个短语,就像三记重锤,让你知道爱和现实生活里各种无奈,痛楚。本来在开始的那些期待和憧憬,又被这三下重锤震懵。对比的强烈效果堪称狠字,就像把这个春风拂面桃花满天的画面敲碎了。尤其她还说:惨烈啊,桃夭灼灼。

   到这里,不禁会想,桃花美好绚丽粉红灼灼的样子,怎么就惨烈了呢?难道是说,再美好的花也会有凋零的一天?还是代表了少女感的桃花般美丽的人也会有老去的一天,也会被爱的各种痛苦灼伤?会被世俗的生活磨损?

   就是这种不确定,才会具有更多的指向。并且只用了两行,就涵盖了关于桃花,年轻的女孩,以及爱的各种可能的故事。


最后她说,痛到哪里,就在哪里开花。其实这已经是一种和解和安慰了。



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-4-14 22:39:2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生命就是揣着疼痛赶路过关,幸运的是绽放的桃花那惨烈的美被张洁小蛮捕捉到了!惨烈一词强化了效果,犹如荒凉之美!
 楼主|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-4-14 22:52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是的,黄勇兄也捕捉到了那种感觉
张洁 发表于 2017-4-15 06:31:0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善解人意诗意的小蛮!花儿朵朵送给爱花惜花的你!
张洁 发表于 2017-4-15 06:31:5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黄勇,问好!
 楼主|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-4-15 07:57:3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张洁 发表于 2017-4-15 06:31
谢谢善解人意诗意的小蛮!花儿朵朵送给爱花惜花的你!

谢谢姐姐,我还惴惴不安,怕自己的文字拖了后腿
得一忘二 发表于 2017-4-15 10:29:5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小蛮的解读,使得这个活动更有意义
打火机 发表于 2017-4-15 12:11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张洁的短诗很有寸劲。一寸短一寸险
 楼主|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-4-15 16:00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得一忘二 发表于 2017-4-15 10:29
谢谢小蛮的解读,使得这个活动更有意义

谢谢得一兄:)
 楼主|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-4-15 16:00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打火机 发表于 2017-4-15 12:11
张洁的短诗很有寸劲。一寸短一寸险

问好火机兄
无邪1 发表于 2017-4-16 18:44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纵读小蛮的诗评,对“惨烈啊,桃夭灼灼”,小蛮已经说到位了,但还是意犹未尽。我的理解是:我已经够惨烈了,你还在哪儿“桃夭灼灼”。其间人世,人心,人情的不可捉摸,亦或险恶,可见一斑。
无邪1 发表于 2017-4-16 18:46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知当否,重在参与
 楼主|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-4-16 18:5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无邪1 发表于 2017-4-16 18:46
不知当否,重在参与

你说的很好啊: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诗生活网 ( 湘ICP备10205203号 )

GMT+8, 2017-8-24 07:22 , Processed in 0.232099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